我是于公元1999年踏入我心爱的母校太原重型机械学院(现改名为太原科技大学,好听吧,这名字)的。嗨,别提当时我有多难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现在我一一道来。
我老家是湖北,所以我是名副其实的湖北人,也是大家传说中的“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的湖北佬。那年,当我拿到母校的录取通知书时,我一看,这是什么学校,怎么从来就没听过。唉,当时那心情简直比失恋1000次的心情都还差。真的想立即将录取通知书给毁了,免得看起来难受。很幸运,我们没有这样做,不然现在肯定不会坐在办公室里写这个了。
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补习一年。
回到家,经历了漫长而且激烈的思想搏斗,还是选择了上大学。
开学了,我爸准备将我送到太原,后来我想,还是一个人去吧。那天,到了汉口火车站,我去买票,正好没有当天到太原的车票。OK,就在附近的旅馆住了一宿。不怕大家笑话,那天我兴奋的睡不着,我的理由恐怕你听了想吐血。即使这样还是给你说了。那就是我第一次看见火车。晚上,听着那火车的嚎叫声,我想起了我的未来,想到此,就黯然伤神,觉得前途一片渺茫啊。
第二天,我跟爸说,我一个人去,爸不同意,后来由于我的坚持,爸同意了,千叮万嘱,小心小心。
浩浩荡荡,来到了石家庄。
在途中,另外一件事情也令我激动不已,因为看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在石家庄到太原的石太线上,我第一次看见了山,第一次领略到了我想象中的黄土高原。(我记得高中时,特别爱读<<平凡的世界>>(路遥先生著),和里面写的太相似了。从这时起我开始对我的第二故乡山西有了好感。

到学校的两周后,我的老乡付银和我聊天。他说他到学校的时候哭了,我问为什么,他说山西这个地方又穷,学校又破,还差点打道回府了。其实当时我和他的心情一样,大家都按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不过,我心里面却还有另外一种心思,当时我想,我就不信这片土地就不能被我征服,这可能和我好胜的原因有关。
我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班级是9971班。我就搞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是计用9971班,难道是计算机应用与技术还是什么,是不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这个问题,直到5年后的今天,我都还没搞明白。看来是我资质太差,学校的那些东西太深奥。可能是因为这些,到了毕业答辩的时候,很多同学居然搞不清自己是何专业。对此,我想学校有一部分责任,同学们也应该有一部分责任。
自从上了大学,第一次看见了电脑。很是兴奋,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我对计算机是不感兴趣的,所以也懒得去学习。浑浑噩噩过了半年,到了期末考试时,临时抱佛脚,啃啃课本,简直一个名副其实的Crammer。写到这,大家应该甚是有同感。
最先考的一门是计算机基础和C语言,成绩下来了。嗨,吓了我一大跳,别人说我没有通过,一向特特别狂妄,别自信的我怎么也不相信。于是乎我跑到G老师家里去看分数,然后G老师要我报上鼎鼎大名,我报上,他关上房门,然后过了一会出来,说到:“张太国,18分!”,听了这句话,我直接晕倒,怎么可能呢,有没有搞错!当时我极度饱满的自信心被打击的四分五裂。
痛苦,痛苦…,不明白,不明白…。我极度痛恨G老师,说极度,当然是在背后听了一些闲话吧。(说实话,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18分是不是我考的,我仍然是一头雾水,我仍然不相信我只考18分)。
这个就是我大学一年上学期的最大遭遇。
寒假到了,回了家,过了一个不安稳的年。
第二年,怀着对这门课的不满匆匆进了重修的队伍中。
在这个时候,我听了一些关于我们计算机系高手的话语。
张立豹,9972班,人称豹哥,在我心目中,他当时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上学期就学完了C++。还用C++写了几个游戏,那个时候,佩服的差点过去说“豹哥,收我为徒吧!”
侯丽会,本班同学,由于自己比较内向,所以交往不多,她那个时候在我的记忆中,只要计算机有什么问题,一问她,不得了,药到病除,妙手晴天啊。当时我就想,张太国呀张太国,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呀,人家这么厉害,怎么你还被“挂”呢,没办法,就怪自己太“幸运”了。幸运之神看中自己了。很幸运的是,在随后的几年中我们成了学习上的合作伙伴。
包海东,本班同学,和侯丽会一样,简直是精的不要再精。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
不行,我得加紧学习了。人家能解决千年虫,而我连一个X+Y=Z也不会编。
重新返回我们C语言课堂,嘿,人还不少,帅哥靓女全都有。当然包括舍友周洲了。
咱们两个人可是同甘共苦,拼死的学完了这课程。咦,不对,在这个过程中,怎么我的想法改变了?觉得C语言还是蛮有趣的。在重修的过程中,G老师每次布置一个作业,大家都望着我,格外是我们的周洲,说到:“阿太,靠你了,快点做吧”,然后自己就跑到旁边和其它同学去聊天了。这不得不令人想起了在以后的每个学期中老师要求我们写作业的事情,总是这个设计模式,看来设计模式真的无所不在呀。什么Adapter,Factory,Façade等等都有所表现。
重修课结束,我也顺利的通过了考试,可是我对计算机仍然没有太大兴趣。唉,我有时候怀疑我是不是选错了专业。
说到此时,我特别感谢舍友张科峰,没有他做榜样,我怎么能完成呢,在此感谢他。
别说计算机了。还是说点其他的。
2000年4月17号,系里组织春游,到绵山(山西介休)去玩了一趟,这是我第一次到山西的景点去玩,那个时候绵山正在修建,不像我2年后再次踏上那里的土地那么有魅力。
自从到了山西之后,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去爬山,这不就有机会么,千万不要错过哟。
那个时候,太高兴了。去了之后也没顾及上吃什么,可能是时间太紧,我们包括周洲,尹晓鹏(本班班长)居然都没有到达终点―水帘洞。遗憾呀,我们后来玩了之后,还发誓大学一定会再去,一定要到终点。我是实现了,不知道我们的这两位兄弟如何。说实话,第二次去的时候,到达终点后,我简直狂了,一则实在是太美了,二则我的誓言实现了。
如果你还没有去过的话,可要抓紧哟,从太原出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还有价格不贵,绝对物超所值,性价比高。
既然来到山西,作为新生,当然要领略一下山西的陈醋。简直是棒极了,象宁化府的,绝对Ok,可惜当时在家里很少吃醋,所以一开始不习惯。但是到了山西之后,觉得这个醋绝对是人间极品,千万不要错过。可能是醋是黑的,所以四年下来自己的都变得黑了。不过没关系,黑好呀。
记得第一次吃醋,觉得那菜怎么吃就怎么酸,你想找份没有放醋的菜,绝对比让电影《英雄》的票房低于1000美元还难。没办法,认了吧。第一次看见人家喝醋,简直把我吓傻了,心里还在犯嘀咕,醋也能这样喝,厉害。后来,实在是饿的很难受,心里面一横,豁出去了,填饱肚子之后,咦,还蛮香的嘛,从那个时候起我再也不怕吃醋了。搞得我现在很想吃醋。
所以当年的寒假,我特意买了很多醋给我亲爱的老爸老妈。
由于我们第一次到那么冷的地方去,所以对那里的气候还是有点感冒的,这不,天刚刚一冷,宿舍的哥们好几个就中了招,听说薰醋能防止感冒,很快,买了一些醋,然后用那酒精炉开始薰 ,搞得满宿舍都是一股醋香味,还是蛮好闻的。闻是很好闻,但是弟兄们的感冒好像是没有好转,难道不起作用,这就郁闷了。那个时候一起薰了好几天,大家进去了还以为宿舍是一个酿醋厂呢。

当我踏上已经阔别了半年的老家时,老家正在下雪,并且是很大的,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这么大的雪了。由于我们家乡是我们市最穷的一个县,并且也是最偏僻的,所以那个时候交通是很不好的,即使到了今天,仍无太大起色。
我买了一些醋提回家,我妈生气了,说我大老远买这个很累人,况且家里面又很少吃醋的,就这样后来家里也只有我一个人吃,到最后我也不吃了,一是因为我不想因为我令家人感到很不习惯,二是由于受到家里的氛围的影响,我也可以不吃醋。
最后父母把这些醋给了邻居了,不过对于有些邻居来说,这些醋是很好的东东。可能是他们吃的习惯吧,当然有很多人是不习惯的。
不管如何,至少这是一场醋文化的革命呀。
看来,为了这醋,实在是煎熬了一段时间。
说起醋,不得不提山西的面食。
山西的馍馍(馒头),不甜不咸,这怎么能吃呢,要是在家里,那肯定是甜的,能甜到你心里。唉,完了。你别说,这馍馍要是一凉了之后绝对可以当武器去和敌人拼杀,绝对是厉害武器之一。据说,要是这馍馍一扔,可以将人的头都砸破。噢,上帝。
既然人家说山西的面食好,自然有它的道理。逐渐习惯之后,你可以知道,这馍馍吃到嘴里,感觉奇爽,吃完之后,一股甜味让你回味无穷。所以以后经常出现我和我前任女朋友在山西面食馆(解放路上,对面是CNC山西分部),还有在那冬天,我们两人端上一碗热乎乎的面,面里有猪肉,猪蹄,猪尾巴,围在巨大的火炉旁边,啊,太爽了。

太原的冬天总是来的那么早,我清楚记得太原当年下的第一场雪是10月30号,我当时就在想,不可能吧,怎么这么快呢,看来这个冬天是难熬了呀。
不管怎么说,下雪了,当然是很漂亮的,看看大家在一起打雪仗,心情无比的舒畅,宿舍的哥们经协商买了很多胶片去照相。我呢,现在看见那个时候的相片,都觉得自己傻傻的,很可笑。笑的Happy,玩的更加Happy。看看宿舍的全家福,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把全家福放大呢,挂在宿舍里面,多好呀。
看看相片上的我,不得了,头发特别长,都快到脖子了,难怪当时我一回到家,老爸老妈他们都问我是不是在学校里没有钱理发。我就和他们开玩笑说:“你儿子在学校很穷的,真的是没有钱理发。”其实不是自己没有钱理发,就是想留长头发,所以一下子半年没有理发,大家想想我的头有多长了。
当然,我的头发和我们的周洲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差的远了,人家已经都开始使用发夹了,搞得一些女孩子都很羡慕,凭什么你周洲用发夹,我想应该有很多女生想痛“扁”周洲一顿,敢用我们女生的专利,幸亏周洲不是省油的灯。
有的时候我也感到很奇怪,那年我们宿舍的哥们各个头发都比较长,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点好处就是可以省下理发的钱,当然同时洗发水的钱又增多了,幸好那个时候还没有啫哩水,不然又是一大笔开支,你想想,那么长的头发,恐怕一瓶都还不够。
好了,大学第一学年就是这样的。